再读杨一清《山丹题壁》

白银新闻资讯网 时间 : 2019-08-27 22:14
再读杨一清《山丹题壁》

周步

我在多篇文章中记述过山丹,不仅仅因为山丹是我的家乡。在河西走廊诸多县域城市里,山丹的历史文化影响力确实独领风骚。山丹是河西走廊最早设置的县域之一。同时,这片土地上有几处非常重要的军事隘口如扁都口、硖口、东乐大口子等,有关西北的好多次战争,都与这几个隘口有着直接的关系。霍去病跃马河西走廊,隋炀帝于此国事宴请,这是其它地方无法享有的文化资源。

读明朝诗人、内阁首辅杨一清的诗歌《山丹题壁》,于是再次联想到那些历史场景。

杨一清是明朝到过山丹爵位最高的官员之一。

杨一清祖籍云南安宁,出生于广东化州,成长于湖南岳阳,安葬在江苏镇江,所以后世就有了杨一清籍贯之争。杨一清在年少时就有“神童“之称。十四岁参加乡试,被推荐为翰林秀才,明宪宗命内阁选派老师专门教授。成化八年(1472年),年届十八岁的杨一清进士及第,授中书舍人,由此踏上仕途。

杨一清以文职入仕,但他后来却成为明朝历史上少有的文武集于一身的“三边总戎,两任首辅”。后世对他的评价非常高。文学家杨慎赞誉他为“四朝元老,三边总戎,出将入相,文德武功”,《明史》的评价是“其才一时无两,”其谋略可比姚崇、郭子仪。这在有明一代,也为少见。杨一清同时也是明朝之前滇人入朝级别最高的官员。

一个受到当朝和后世学人如此推崇的能臣,没有力挽狂澜之气概和大刀阔斧之威勇,绝对不会取得如此成就。杨一清一生担任过很多职务。督学陕西期间,在关陇地区新建和修复的书院数量,使陕西从末流进入全国第四。后来,杨一清任都察御史、兵部尚书、总制陕西三边军务,在这期间,他通过考察,得知镇陕主将武安候郑英怯懦无谋、固原镇都指挥佥事苗英“骑射虽长,才非统驭”、都指挥佥事刘雄年老志衰,威令不行,于是,便奏请朝廷,起免三人,明廷一一获准。

杨一清总制三边期间,还做了一件与甘州有关的事情:陕西行都司甘州后卫前所百户姚宁之子姚堂,勾结甘州总兵刘胜之子刘深,在甘州、西宁等地贩卖茶叶。身为甘州总兵的刘胜,利用职权之便,为其子颁发验关文书,并拨给骑马九匹、征调递运所牛车三十辆等,把茶叶从甘州运往西宁,牟取私利,这是典型的“官倒”。杨一清接到线索后,亲赴西宁,查询处理。他排除种种阻力,最后逮捕数十人,并申报朝廷,将刘胜提解赴京,明证其罪。这几件事情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震动,之后,杨一清声威大著,明朝军纪也有了很大的改观。当然,杨一清也由此得罪了很多人。

明弘治末期,杨一清三边巡视,来到甘州,途径山丹。甘州是陕西行都司使治所和甘肃镇治所所在地。也是那次甘州之行,杨一清写下来他在文学方面成就最高的一些诗歌作品。

山丹题壁

明 杨一清

关山逼仄人踪少,风雨苍茫野色昏。

万里一身方独往,百年多事共谁论。

东风四月初生草,落日孤城早闭门。

记取汉兵追寇地,沙场尤有未招魂。

这首诗作于弘治十八年四月。这首诗表现出的是一种怆然凝重和慨然进取的气氛。有明一代,主要的边患就是北方地区。无论瓦剌还是鞑靼,都曾对明廷形成过多次威胁,土木堡之变就是最为严重的一次。作为三边总戍的杨一清到了边防隘口,自然少不了跋山涉水,观险查要。而在河西走廊山丹的行程之中,他看到的是关山逼仄,人迹稀少,风雨苍茫,暮色将至。在这样的境况中,联想到自己从南方到北方,万里长路,只身一人,而此刻,有关江山社稷、国家安危、前程去路、命运机遇等诸多思绪,怎能不涌上心头。而能够肝胆相照、不计个人得失、为黎民苍生的在所不惜的还有谁呢?这就是霍去病将军立下不朽功勋的地方。战争是残酷的,也是无奈的,胜利的凯歌多少人在欢腾,那些阵亡于此的生命,有谁为他们哀思?有时候,胜败真的都是一场无以言说的悲戚。很显然,杨一清的诗风深受杜甫诗歌的影响,沉郁悲怆,感怀凝重,忧国忧民,但却浑然大气,毫不低沉,也深远多义。 杨一清一生著述颇丰,多为奏议,如《关中奏议》《督府奏议》《纶扉奏议》《吏部献纳稿》《吏部题稿》等,另一类文学作品收录在《文襄石淙集》《通家杂述》《石淙诗稿》里面。在西行河西走廊期间,写下的诗歌还有《甘凉道中书事感怀》《边城》《将至凉州》《送库部朱阳和兵部甘肃》等篇章,但思想最为宏大、意境最为深远的,仍旧是《山丹题壁》这首诗歌。